这个omega甜又野

莫里_

首页 >> 这个omega甜又野 >> 这个omega甜又野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吃蜜 [穿书] 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 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书中自有颜如玉 默读 为所欲为 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
这个omega甜又野 莫里_ - 这个omega甜又野全文阅读 - 这个omega甜又野txt下载 - 这个omega甜又野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番外 厉橙教练的一天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番外 厉橙当老师

厉橙当了老师之后, 每天都要和学生们斗智斗勇。

华城一中原本只有男子游泳队,不过几年前学校扩招,开始招收女子游泳特长生。现在学校游泳队男子女子各十人, 总得来说成绩还算不错。

女子游泳队那边无需操心, 女孩子们都挺乖的, 对他这个教练特别尊敬,让她们游多少,她们就老实游多少, 认认真真完成任务,从来不讨价还价。

但是男子游泳队这边……就是一群***!(根据教师行为规范,脏话已被屏蔽)

厉橙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 这群孩子是他的学生,不是他的小弟。天知道他有多想把那几个刺头拽出来揍一顿,把他们全都揍老实了, 省的他们再偷奸耍滑。

其中厉橙最头疼的一个学生叫秦封。

秦封是alpha,而且天赋绝佳,长手长脚, 才十七岁身高就有一米九了, 臂展更是超过一米九五。听吴教练说, 当初这小子升学时本来想走篮球特长生的路子,吴教练“慧眼如炬”, 硬是给挖到了游泳队, 果然一鸣惊人, 入校两年, 拿过的省级奖牌数不胜数。

吴教练退休前, 特地叮嘱厉橙:“秦封是个好苗子, 就是特别不省心——说真的, 我执教这么多年,这么‘特别’的选手我就见过两个。一个是他,一个就是你。”

厉橙脸红红的:“哎呀,老吴你夸得我都不好意思啦。”

吴教练:“……我没夸你。”

厉橙:“……哦。”

吴教练离开后,这群学生的档案都转到了厉橙手里。厉橙翻看秦封的资料,发现正如吴教练所说,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翻版的自己,专项100自、200自,U18年龄段所向披靡。

总得来说四个字——天之骄子。

然而这位天之骄子同学,仗着自己成绩突出,训练时总是偷懒,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时不时逃避训练。

他完全是在挥霍自己的天赋。

厉橙见惯了刻苦努力的运动员,就没见过这么吊儿郎当嬉皮笑脸的。

他当年有这么混账吗?没有吧,肯定没有吧!

他读书的时候,虽然经常翻墙逃课、打架斗殴,但是从来没有缺过一次游泳训练,就算要打公会战,那也要等他完成了晚训才会去网吧。

这么一比,秦封那小子真是太不知好歹了。

厉橙有无数脏话堆积在胸口无法爆发,只能换一个渠道抒发。

——时隔多年,他的文字t恤又一次重出江湖。

他在网上订做了很多件T恤,一天换一件,比如什么“朕”啊“叫爸爸”啊“肌肉越大责任越大”啊,可惜收效甚微。

他每天穿着文字T恤招摇过校,不论走到哪里都要引发学生们的围观。

不出一周,校长急召。

过了这么多年,华城一中的校长徐万里还没有退休。他今年六十有二,头发已经白了,但是看厉橙的眼神还是如十几年前一样。

徐校长说:“厉橙,最近我们接到了一些家长投诉。”

厉橙头顶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徐校长:“家长说你的T恤上写的那些字,对孩子们影响不好。”

厉橙撇了撇嘴,很不屑地说:“哪里不好了?”

徐校长表情复杂地抬起手,指向了身边的仪容镜,示意厉橙自己看。

于是厉橙把视线转向了身边的落地镜。

镜中的青年身姿高挺,表情桀骜,身上穿着简单的T恤运动裤,脖子上挂着一根长长的绳子,末端连着所有体育老师必备的哨子与秒表。

青年是天生的衣架子,一件普普通通的纯白T恤都被他穿出了名模风范,只不过衣服上印着的三个字格外刺眼——

——“杀人犯”。

是的,厉橙胸口白底黑字印着三个字,杀人犯。

嚯,要不然被家长委员会联名投诉了呢。

厉橙:“……”

厉橙尬笑两声,赶忙从运动裤里把T恤下摆抽了出来,露出最下面的第四个字。

——“法”。

连起来:杀人犯法。

徐校长:“……”

厉橙理直气壮地挺起胸口:“我这是提醒自己看的,不是给学生看的!”

徐校长一拍桌子:“给谁看的都不行!厉橙,你现在立刻、马上、迅速把这件衣服脱下来,以后给我老老实实穿运动服上课,不准再穿T恤了!”

厉橙实在没办法,只能嘟嘟囔囔地把T恤脱下来,把字翻到里面,干净的一面冲外,然后就这样重新套回了身上。

他离开校长办公室后,刚好在走廊里遇到了其他老师。

那位老师欲言又止地看着厉橙身上里外颠倒的衣服,想了想,还是善意地提醒他:“厉老师,您衣服好像里外穿反了。”

厉橙好面子,哪肯承认:“没有啊,哪有穿反?这种接缝在外面的衣服是一种fashion style。”

那位老师:“……就算接缝在外面是fashion style,可是领口的标签也露在外面,这就不太正常了吧。”

厉橙的谎话被戳穿,连忙捂着脸尴尬地跑走了。

……

厉橙总不能一天都穿着里外颠倒的衣服呀。好在,游泳馆的更衣室里有一个属于他的柜子,没记错的话,他有一件运动服外套就扔在柜子里,他可以暂时穿那件外套遮一遮丑。

提起游泳馆的更衣室,厉橙就一阵唏嘘。

华城一中的游泳队有个传统:更衣室两排柜子并非是同样大的,有一个柜子是XXXL号,足以容纳两个成年人挤身其中。这个柜子代表着一种荣耀——唯有每一届的最强选手,才有资格使用那个王者之柜。

厉橙读书时,那个王者之柜一直是他的专属。说起来,他和萧以恒有一次藏在了那个柜子里,当时完全是阴错阳差,两人之间无尽尴尬;可现在回想起来,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甜蜜与心动。

若是能“故地重游”……

……哎,不可能了。

现在王者之柜是秦封那小子的:他是游泳队的队长,又是泳队里成绩最好的选手,名正言顺的拥有了那个柜子的使用权。

厉橙身为教练,总不好抢学生的柜子,他只能找了一个角落里无人的小柜子,临时放一些杂物。

正是因为这番缘故在,厉橙几乎不怎么去更衣室,实在是心里别扭。

不过今天是特殊情况,他就算再不想见到那个小柜子,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去了。

他脚下乘风,很快就走进了游泳馆。

现在是下午五点五十,再过十分钟游泳队就要做晚训了,厉橙想,也不知那群臭小子有没有乖乖集合。

也是巧了,就在厉橙抬手准备推开更衣室大门的那一刻,更衣室里传来了那群混小子的嬉闹声。

厉橙的脚步顿住了。

“靠,不知道今天厉橙又要怎么折磨咱们。”

“我就没见过比他还能吹的教练。动不动就把他在国家队的那些光辉事迹拿出来说。”

“说国家队的事情也就算了,我最烦他说‘我读书的时候……’‘我十七岁的时候……’‘我当年……’,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啊?”

“他都退役多少年了,孩子都三岁了,不是听说他老公是个画家,还特别有钱吗?他干嘛不在家里当他的阔太太,非跑来给咱们上课。”

“老吴走之前,跟咱们说了好多厉橙的好话,还让咱们好好配合他,我还以为他有多大本事呢,我看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omega。”

厉橙:“……”

隔着一扇门板,里面的那群熊孩子根本不知道他们私下的酸言酸语全都被厉橙听去了。

厉橙也是从他们的年纪过来的,自然非常理解这个年纪的男孩子究竟有多中二。他们全部带着一种愚蠢且盲目的自信,老天第一他们第二,就算是遇上老虎,他们也敢冲上去拼一拼。

在他们眼里,厉橙太过年轻,比吴旭小了二十多岁,经验不够丰富。他们根本不信任这位空降的新教练,连带着对厉橙那一串金光闪闪的世界冠军头衔,也嗤之以鼻。

厉橙低垂着头,站在更衣室外,把拳头按得咯嘣咯嘣响。

他呼气——吸气——呼气——吸气——

他一边垂头看向自己的T恤,一边在心中默念:“杀人犯法杀人犯法杀人犯法杀人……”

……咦,他怎么忘了,他衣服上已经没有“杀人犯法”这四个字了呀:)

屋内,尚不知大魔王即将降临人世的熊孩子们,还在猖狂地大放厥词。

秦封靠在自己的大衣柜上,双手抱胸,吊儿郎当地说:“要我说,厉橙这个世界冠军,也没什么了不起……”

他话音未落,更衣室的大门突然被“嘭”的一声踹开。

门锁直接被踹碎,木屑碎了一地。

就在那硝烟之中,被他们议论了好一会儿的omega教练昂首而立,夕阳从门外探进来,落在他的身上,把他的影子拉得极长、极高大。

熊孩子们万万想不到,他们刚才说的每一句话,都被当事人听到了。

四下皆静。

厉橙太了解他们了,这群中二少年,背着教练什么屁都敢乱放,但若是让他们当面对线,他们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真是太幼稚、太可笑了。

厉橙表情矜冷,眼锋一一扫过这群蠢货。

最后,视线落在了队长秦封的身上。

“秦封,你带着你这群小弟们,聊我的八卦很开心是吧?”

秦封语塞:“教练,我们……”

“别废话了,”厉橙冷冷道,“换上你的泳裤,滚去泳池。100自还是200自,任你选。”

秦封:“……?”

厉橙:“老子今天就让你这小傻x见识见识,世界冠军到底有什么了不起!”

……

泳池边,围满了吃瓜群众。

女队的队员们早就看男队那群屌丝们不顺眼了,一听说厉教练要亲自下水教训男队队长,女孩子们全都沸腾了。

她们连训练都顾不上,叽叽喳喳地冲到了岸边,要给教练加油。

而在这群围观的女孩子之间,还有两道身影格外引人注意。

英俊的alpha表情严肃,他怀中抱着一个玉雪可爱的小娃娃,两人的五官带着些许相似,一看就是父子。

厉橙正在岸边做热身,在见到这对父子俩后,omega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自然:“……以恒,你和枝枝怎么来了?”

萧以恒拍了拍怀中肉嘟嘟的小荔枝,笑道:“他吵着要来接你下班,我就把他带过来了,哪想到刚好看到一幕好戏。”

“……不怪我。”厉橙嘟囔起来,“那群小兔崽子不知天高地厚,我要是不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看看,他们连厉哥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写了!”

萧以恒不清楚厉橙和那群学生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见厉橙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是被那群臭小子气坏了。

厉橙:“总之,你一会儿要给我好好加油,声音要大,大到我游到对岸都能听到!”

萧以恒还未答应,他怀里的小荔枝已经举起小拳头叫起来了:“加油、加油,爸爸冲鸭!”

小荔枝天生爱水,别看他才三岁,可他已经游得像模像样了,每次厉橙把他放到水里,他都能四肢扑腾着玩很久。萧以恒带他看过很多厉橙的比赛视频,每次看到厉橙踏上高高的领奖台,小荔枝都会兴奋到手舞足蹈,甚至还会冲到电视前,撅起嘴巴去亲屏幕上的爸爸。

小荔枝相信,这一次,爸爸也会赢的!

厉橙退役多年,但他一直没有懈怠于自身锻炼。当他脱掉运动服换上泳裤后,漂亮的肌肉便展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女孩子们窃窃私语,小声议论着。

“厉教练的身材太漂亮了吧?”

“没想到退役这么多年,他的身材还和我在电视上看到的一样!”

“这才叫千锤百炼的肌肉,和厉教练相比,咱们队的那群男生一个个都像牛蛙……”

正如她们所说,厉橙的身材非常漂亮,他本就个高腿长,劲瘦结实的肌肉均匀地覆盖在他的骨骼上,让他看上去像是雕塑一般美好。

他的腹部脂肪很少,薄薄的一层皮肤下就是紧密排列的巧克力腹肌,最引人瞩目的是,在他的肚脐下两指左右的位置,一道长约二十公分的伤疤横贯他的小腹。

——那是小荔枝出生时,留下的记号。

他知道所有人都在盯着那道伤疤,但他并不想掩盖它。

厉橙下水先游了几个来回热身,找了找状态,然后他便游到秦封面前,问他:“臭小子,你准备好没有?”

秦封正和他的小弟们说话,他转向厉橙,表情有些复杂:“教练,我准备好了。”

厉橙点了点头:“行,那你是想比100自还是200自?”

秦封:“100自吧。”

厉橙很爽快的同意了。他叫来岸边围观的女生,把哨子和秒表交给她们,让她们当裁判,女生们自然是欢天喜地的答应了。

秦封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教练,你真的要和我比吗?”

厉橙皱眉:“怎么了,你害怕了?”

“不是。”秦封一咬牙,“教练,我知道你曾经是世界冠军,巅峰时成绩肯定比我强。可你都三十岁了,还生过孩子……”

他的视线隐晦地扫过厉橙的小腹。

厉橙毫不留情地打断他:“所以呢?你是觉得你这辈子活不到三十岁,还是觉得你这辈子生不了孩子?”

秦封:“……”

“行了,别逼逼了。”厉橙在北方生活了十余年,早已学会一口流利的北方方言,“再逼逼小心我削你。”

……

在出发哨声响起的那一刻,厉橙的心跳声比哨声还要响亮。

他双腿猛蹬起跳,上万次训练后的肌肉记忆已经帮助他摆出了最完美的姿势,他如一支利箭摄入水中,余光可见,旁边泳道的秦封比他快了一刹那入水。

即使只快了零点零一秒,那也是快了。

厉橙沉住气,并未理睬身边的对手,他在水面下潜泳十五米,紧接着迅速浮上水面。

在他冲出水面的那一刻,他清楚地听到了一声奶声奶气的欢呼——“爸爸加油!”

仿佛是一道温热的水流托起身体,厉橙觉得四肢一轻,划水的速度更快了一分。

说实话,这场比赛厉橙并没有百分百获胜的信心。

秦封年纪小,作为运动员来说,他还远远未到巅峰状态,而且他也没有经历过更高级别的专业训练,他的每一场比赛几乎都是在用天赋去比拼,他的最大优势是年轻;厉橙退役多年,又孕育过一个孩子,身体状态大幅度下滑,但是他曾经拿下过二十多枚国际金牌,在赛场上征战十几年,经验上无可比拟。

两人不相伯仲,各有优劣。

——这种胜负扑朔迷离的比赛才有意思。

厉橙好久没和人这么拼命过了,有了小荔枝之后,他觉得整个人“佛”系了不少,懒得和别人吵架了,也不会用拳头和别人讲道理了。

他还以为自己真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结果他现在发现,原来他成的是斗战胜佛:)

想到这里,厉橙双脚夹水,又往前猛蹿了一段距离。

岸边,萧以恒的视线紧紧跟随着厉橙的身影,一秒钟都舍不得离开。

他有多久没有见到橙橙和人比赛了?

他最喜欢看的,就是厉橙在泳池里奋斗的样子,他像是一团不灭的火,像是一阵急促的风,冲破浪花,抵达彼岸。

“橙橙,加油!”萧以恒单手拢在唇边,疾呼出声,“橙橙,加油!!”

他怀中的小荔枝听到大爸爸的叫声,兴奋地咯咯笑了起来,也学着大爸爸的样子,把两只肉肉的小手拢成一个喇叭的样子,大声给厉橙爸爸加油。

崽崽奶声奶气的声音和alpha磁性的嗓音混合在一起,传递到泳池之中,给了厉橙无限的力量。

岸边,女队员们眼巴巴地看着师母(?)和崽崽,呜呜呜好可爱,好想过去掐掐小荔枝的胖脸呀……

华城一中的游泳池是25米的短泳道,一百米即为两个来回。

前三个折返中,厉橙稍逊秦封一筹,两人的距离大概半个手臂长。

岸边的男队员们兴奋极了,齐声给秦封鼓劲儿,希望他能赢过教练,这样教练以后肯定不敢再批评他们了!

但没想到的是,在最后25米中,厉橙居然加速了!

他居然还有余力加速?!!!!

厉橙脚下迅速打起水花,翻涌的白沫间,他的双脚好似人鱼的尾巴,在水浪中若隐若现。

厉橙的突然加速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唯有熟悉厉橙作战风格的萧以恒,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小荔枝更是握紧了小拳头,大声喊着“爸爸加油、爸爸加油”,一声声的小奶音着实让人心醉。

女队员们一窝蜂地跑向了终点线,她们手里攥着秒表,紧张地看着破浪而来的两人。

近了……近了……近了!

厉橙从刚开始的落后半个手臂,变成和秦封齐头并进……

战况焦灼,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待着见证奇迹的那一刻——

——厉橙触壁了!

——厉橙率先触壁了!!

在即将抵达终点的那一刻,厉橙反超秦封,率先触壁了!!

“教练太强了!!!”

“教练太厉害了!”

“退役了依旧这么强!!”

女队队员们欢呼出声,一个个小脑袋挤在泳池边,热切地看向泳池里的厉橙。

小荔枝更是忍不住,一只小手指着厉橙的方向,另一只手攥着萧以恒的领子,嘴里不停地喊着“去找爸爸”、“去找爸爸”。

泳池里,厉橙从水面下浮出来,双手攀着泳道绳,挑眉看向了旁边泳道的学生。

输了比赛的秦封眼神复杂,表情混杂着懊恼与震惊,根本想不通这趟比赛他究竟是怎么输的。

至于原本给他加油的男队队员们,一个个成了闷葫芦,安静的像一群死狗。

“秦封,你想知道你是怎么输的吗?”厉橙语气凉凉,“你输在你的傲慢上了。是,我承认你是有天赋,但是你以为全世界只有你有天赋吗?你和同级别的小屁孩比,确实能秒杀他们。但是你一旦走到更高级别的赛场,遇到像你的教练我这样牛逼plus的天才,你只有一败涂地的份儿。”

“……”

“体育竞技永远没有捷径,你想出成绩,你想一直赢下去,那你必须付出远超常人一百倍的努力。”厉橙说,“你给我听好了——你,还有你这群狗腿小弟,要是下次再敢逃一次基训,那你们直接开除游泳队,以后不用再来了。”

“什么?!”男队队员们吓坏了,一个个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厉橙居然这么狠。他们毕竟是一群还没成年的小屁孩,他们考游泳才能就读华城一中这么好的学校,如果被开除泳队……

厉橙看向他们:“你们以为华城一中游泳队没有你们就不行了吗?没有男队,还有女队的小丫头们在等着我教。不就是世界冠军吗,在领奖台上从来没有性别之分,是男是女,是a是b是o,又有何妨?”

这一席话,让秦封以及其他队员,都羞愧地低下了头。

秦封承认,他确实傲慢了。他不仅傲慢,他还对教练出言不逊,厉橙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是他的幸运。

他不敢再说一句话,低垂着头,准备离开泳池。

“等等,我让你走了吗?”厉橙突然叫住他。

秦封停顿:“……”

厉橙:“输了总要接受惩罚。”

秦封小心地望向他:“什么惩罚?”

厉橙沉思一阵,终于吐出答案:“你去把你的更衣柜腾出来——老子现在是队里最强的人,老子要用最大的更衣柜!!”

……

学生们纷纷散去,转眼间,偌大的泳池旁,只剩下萧以恒和小荔枝的身影。

厉橙静静泡在泳池里,凝神望着学生们离开的方向。

萧以恒把小荔枝放到地上,崽崽走得跌跌撞撞,屁颠屁颠奔向泳池旁,蹲下身,用小肉手拨弄着水流,开心地把水泼向了厉橙的身上。

厉橙浮在水面之上,水面映衬着他的倒影。他仿佛是一只游到岸边的水鱼公主,那双清亮的眸子里倒映着人类王子的容貌。

萧以恒双手插兜,慢慢踱步到泳池旁,他的裤脚被涌出来的水流打湿,可他却没有停下脚步。

“橙橙,比赛很精彩。”萧以恒陷入了回忆之中,“我好久没有见你和人比赛了。刚刚的那一场,让我想起了我第一次见你去省游泳馆参加比赛的样子。”

那时候,他们还是少年,十七岁的青春年华,十七岁的嬉笑怒骂,正如刚刚那群少不更事的孩子一样。

厉橙没有说话。

小荔枝蹲在岸边,好奇地看着他们。爸爸们在说什么啊?什么第一次比赛?那一定是在很多很多年前吧。

萧以恒继续说:“我知道,你特别喜欢游泳……不,应该说是热爱。你热爱游泳,而我也热爱着这样的你。”

他的橙橙永远是那个自水中而生的少年,那颗赤子之心绝对不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减淡。

而萧以恒迷恋的,正是他那份亘古不变的热爱。

所以,厉橙才会在退役后选择回到母校,执起教鞭,帮助更多有着游泳梦的孩子;萧以恒也坚定地陪伴他,带着他们的爱情结晶,一起回到了故乡。

他们的故事从华城开始,也将从华城落幕。

萧以恒深情款款地说了很多,但奇怪的是,厉橙一直没有回答。

萧以恒觉得不太对劲:“橙橙,你为什么不说话?”

厉橙:“……”

“?”

“我不是不说话……”厉橙就像是一只突然泄气的气球,整个人趴在了泳道绳上,“我是累懵了,脑子转不动了……”

萧以恒:“……”

“靠,游泳也太累了吧!”厉橙絮絮叨叨地抱怨起来,“果然是年纪大了,以前游这个速度,我轻轻松松一天八公里。三年没练了,突然比一场,老子差点输到泳裤没了!你根本不知道,最后五十米我都游不动了,满脑子都想着‘不能输,不能输,老子要是输给那群小屁孩还有什么脸面当教练!’,完全是拼着一股仙气儿在游……”

萧以恒:“……”

“幸亏险胜,保全了脸面!”厉橙振臂高呼,然后立刻放下手臂,如浮尸般飘在泳池水面上。他累到眼睛都要黏到一起去了,“对了,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我刚刚睁着眼睡着了,一句都没听到。”

萧以恒:“……”

萧以恒抱起小荔枝,转身离开:“我说,你快从泳池里爬起来,枝枝饿了,咱们要回家吃饭了。”

小荔枝:???

※※※※※※※※※※※※※※※※※※※※

萧以恒:橙橙,你的不注重细节,毁了我好多温柔:)

——————————

上章有几位读者点橙橙当教练,所以双手奉上啦!

下章是呼声最高的一家三口录综艺节目,《崽崽去哪儿》~

喜欢这个omega甜又野请大家收藏:(m.xuanxuanbook.com)这个omega甜又野軒軒書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六零年代养孩子 丸子在上 绝代神主 贞观憨婿 惹不起 富贵小娇娘 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 特工皇后不好惹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你别撒娇了 全球高武 惹祸萌妻:总裁的心头好 病名为你 巨星 宫斗不如当太后 沙雕攻他重生了 顷洛惊华 不灭龙帝 我的浴缸通海洋 都市天蛇
经典收藏 天作之合 栽进你掌心 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 黑乌鸦白乌鸦 [娱乐圈]煮茶蛋的容嬷嬷 沉溺 嫁个金龟婿 穿成年代文原女主[快穿] 七零炮灰小知青 整个世界都穿越了还真是对不起啊 他总是在撩我 蜜糖 救世主影后 落难的魔王不如猪 自虐的正确姿势[系统] [娱乐圈]离婚协议 陆爷就是馋我的人鱼尾巴 致心动的你 影帝的隐藏属性 北城天街
最近更新 危险人格 许先生今天表白了吗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穿成八零异能女 登塔我是最强的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不死美人[无限] 满级大佬穿成恶毒小可怜 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 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 红尘篱落 谎言之诚 爱在随遇而安 独家娇宠已上线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美娱]红遍全球 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 万花筒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重生锦鲤福运多
这个omega甜又野 莫里_ - 这个omega甜又野txt下载 - 这个omega甜又野最新章节 - 这个omega甜又野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